起风了

伪装

        "岚岚,我们分手吧~我累了~"说这话的人坐在沙发里,双手扶着额头,神情里是说不出的疲惫……

         听这话的人沉默了良久,想要流出的泪被她硬生生忍了回去~走到沙发旁,温柔的拉下她扶额的手,抚平她紧锁的眉头,像热恋时的每一次一样~然后抱住她对她说:"如果这真的是你想要的,我答应你~就像当初你追求我时我答应你一样,只要你想,只要我有~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别太辛苦~多保重身体,如果有事随时找我。"

         岚岚留下了钥匙,交代了过两天她来收拾行李,就走了。奶盐面对空空的家,哭了又笑,笑了又哭。她知道从这一刻开始,她那颗叮叮当当的心就这样无处安放了……她不是不爱她的岚岚了,只是因为父母发现了她和岚岚的恋情,以岚岚的前途和未来做为筹码,逼着她分手。 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岚岚,即使是她的父母也不可以。所以她做了这个艰难的决定。

        两天后奶盐回家发现岚岚在她不在家的时候带走了所有的行李,这个屋里所有的甜蜜回忆就这样支离破碎不再完整了。剩下的只有形单影只了……岚岚留下了一只录音笔,奶盐不敢听,怕自己忍不住,那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没有爱情的她生活里就只剩工作了,后来的后来再也没有人说过她的演技不好~

       时光总是以我们不可抗拒的形态飞逝,一晃三年过去了,今天是奶盐的生日会,3天前她刚获得一个份量很重的最佳女主角的奖项,成了真正的影后。如今的她成熟了很多,举止得体,说话轻声细语,越来越像那个她始终念念不忘的人~到了生日会的互动环节,有粉丝问她现在精湛的演技是怎么锻炼出来的,她露出习惯性的温柔笑容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唱给你听吧~

"心事会让人觉得累,放的旧了很疲惫

若即若离的纠结,哪如干脆

谁对谁都不必惭愧,对与错哪来的绝对

无非同情和习惯,隐隐作祟

早已经枯萎的玫瑰,看的久了会伤悲

物是人非的浪漫,太过虚伪

拥抱沦为一种拖累,从容的道一句再会

就当我再去宠爱,你最后一回

我伪装的很简单,强悍,坦然

听天由命般的在路口故意走散

你伪装的很不安,遗憾,心酸,却早有打算

我伪装的已了断,无关,看淡

还无意之间对你的事偷偷打探

多年之后的感叹,多愁,善感,学会好聚好散

早已经枯萎的玫瑰,看的久了会伤悲

物是人非的浪漫,太过虚伪

拥抱沦为一种拖累,从容的道一句再会

就当我再去宠爱,你最后一回

我伪装的很简单,强悍,坦然

听天由命般的在路口故意走散

你伪装的很不安,遗憾,心酸,却早有打算

我伪装的已了断,无关,看淡

还无意之间对你的事偷偷打探

多年之后的感叹,多愁,善感,学会好聚好散

以为伪装的像个演员,在不经意间都被看穿

同一个动作,都是彼此转身两边

有人贪婪,有人为了成全

我伪装的很简单,强悍,坦然

听天由命般的在路口故意走散

你伪装的很不安,遗憾,心酸,却早有打算

我伪装的已了断,无关,看淡

还无意之间对你的事偷偷打探

多年之后的感叹,多愁,善感,学会好聚好散

最后把故事交给,某人,保管,也算是一种圆满"

没人看到她眼角的那滴泪随着最后一句歌词流了下来~

"只要伪装的够好,谁也看不透你的悲伤,就是最好的演员,这就是生活教会我的~但是如果可以,我宁愿我永远都不用学会,可惜,没有如果……所以才成就了我的今天"

        今天的奶盐演技好到骗过了所有人,甚至是她自己。除了那个坐在会场角落武装的很严实的岚岚,她看懂了奶盐所有的欲言又止。能看的到结局的戏只看一半就可以了,所以她背起包走了~等在那个熟悉的门口,她笃定奶盐没有搬家。果然还是等到了那个熟悉的脚步声。在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小猴儿~好久不见"奶盐瞪大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三年了,她没有一天离开过自己的脑海……三年了,没想过还能再重逢……"不打算让我进去了?"奶盐回过神,让了个身。一切的一切都和三年前走时一样。奶盐拿了一瓶巴黎水给岚岚,岚岚却看着面前的烟缸里的烟头若有所思……奶盐怕被看出什么,拿过烟缸倒进了垃圾桶。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喝这个了,以前不是都不喝的嘛"

"人总是会变的~"奶盐落寞的说到

"是吗?也包括有烟瘾了是吗?我回来了,这三年让你久等了~"

"什么久等?什么三年??"

"我留给你的录音笔你没听吗?"

"没有,我们分手了,那些都不重要了~"

    我伪装的已了断,无关,看淡

     还无意之间对你的事偷偷打探

       电话铃声很合时宜的响起了,奶盐接通了电话,"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相亲对象这几年你推了多少个了???三年前你就和那个人分手了!!!你就算守一辈子也没有用!!!!下周的相亲你再推给我试试看!!!"

       奶盐一个字都没来及说就被挂断了。因为室内

的安静让电话那头的声音被岚岚听的一清二楚,现在真相大白了……奶盐紧紧握拳,思考着对策。但是每一种好像都难以自圆其说……

"小猴儿,你伪装的已经很好了,别再难为自己了。其实三年前我就看出来了,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老师~作为演员演技也不比你差~三年前我成全了你,你说分手我同意了,现在我回来了,说什么都不会再和你分开了~真实的承认你还爱我很难吗?"

忍了很久的奶盐,终于还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吧,是我输了……这三年你的所有事我都知道,通过各种方式偷偷打探得知的。我没有忘记过你哪怕一天,如果你不来找我我还可以继续伪装下去,骗过所有人包括我自己,你为什么要回来……让我连装都装不下去了……"

熟悉的小哭包又回来了……岚岚轻车熟路的安抚好了奶盐,问她录音笔在哪儿,现在可以放出来听了~

   "亲爱的小猴儿~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分手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但我还是同意了~我给你三年的时间,三年后如果你还没有结婚生子的话,我一定会把你抢回来~你伪装的真的很烂,很差劲~我成全不是因为我信了,而是因为我太爱了,所以我没有哭也没有说~"

        奶盐听完只说了一句~"岚岚,谢谢你还爱我,谢谢你一直爱我~我的圆满这世上也只有你只能你给我了~"

        再后来,我也不知道奶盐的妈妈怎么松口同意了,听说是她不惜以出家为要挟,连哄带骗的让她妈妈睁只眼闭只眼了~不得不说,她伪装的功力真是厉害了!😏我服了!!!你呢?服不服???

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对正当最好年龄的cp。

儿子的由来

秦岚管刘芸叫儿子~大家都很好奇这个称谓的由来~其实是这样的~

山风和奶盐确定恋爱的初期,没把这事宣扬出去。但刘芸平时最紧张山风的个人问题了,所以山风就和奶盐商量,能不能先告诉刘芸一个人~既然山风都开口了,奶盐当然也没问题~山风打开微信就给刘芸弹了个视频过去~

"刘小芸,你在嘎哈呢?半天没接"

"这不给你干儿子刚洗好澡呢嘛,找我啥事啊?"

"没啥事,就有件事想告诉你~"

"看你这表情和语气,怕不是谈恋爱了吧~姐们儿~"

"哈哈哈,知我者莫若你呀~猜对了"

"我去?!真假的?!你行啊,保密工作做的可以啊神不知鬼不觉的,快从实招来,对方是何许人也?我认不认识?哪里人?什么工作?快说快说!"

"你认识的,不过我这个对象肯定超乎你的想象,她比我小9岁~"

"我滴妈呀,秦小岚你真敢啊,这么嫩的小鲜肉你也下得去手啊,我服了服了~那到底是谁啊~你快说呀急死我了~"

"你也认识的,上次你来横店探班,她有和我们一起吃饭的~"

"………谁啊,我上次去探班除了那个吴谨言没人和我们一起吃饭啦………到底谁啊"

"你不都说出来了,还问~"

"什么???!!!不是等会等会,探班,一起,吃饭,吴谨言?!我靠!不会是吴谨言吧?!我看热搜你俩cp炒的挺火热的,不会来真的吧?!哎这个逗人可不太好玩,你确定你都想好了,不会是一时兴起假戏真做闹着玩的吧?!"

"骗你干啥,我什么时候用这种事骗过你的?"

"我还是不能相信,你一个有过2个男友的直女居然会弯!你肯定是骗我的!我才不上当呢,你要真和吴谨言谈了,我就叫你爸爸!!!"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刘小芸这个爸爸你喊定了!!你等着~~小猴儿~~过来,快点~~"山风招招手把奶盐唤了过来~~

"嗯?怎么了岚岚?唔………"奶盐刚坐下,就被山风一记舌吻整懵了……

"怎么样?!刘小芸,不对儿子,现在信爸爸的话了吗?"

刘芸惊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我天,秦小岚,你刚刚干了什么?你居然当着我的面轻薄人小妹妹,太可怕了,这得是多饥渴??!!"

奶盐被调戏的无地自容,耳朵和脸红的感觉都要冒烟了,起身正准备要逃离这个另她羞愧的现场时,被山风抓着手腕一拉直接坐到山风的腿上了~

"你跑什么~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就坐着~"奶盐乖巧听话的点点头,搂着山风颈脖不看这让人面红耳赤的视频对话了~山风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搂着奶盐的腰,贼笑着问刘小芸"你行不行啦?!愿赌服输,麻溜的!快点儿~~"

"行行行,你厉害,我服了!爸爸!行了吧?满意了吗?坐你腿上那位怎么样,我还要喊妈妈吗?"

奶盐本来没打算参与她们闺蜜间的调侃的,一听这话吓得立马回头,手和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似的,"不不不,刘芸姐,我不敢我不敢,你就别逗我了……"

"啧啧啧,秦小岚,你看看,人一乖巧清纯的青春美少女小妹妹多懂礼貌,哪像你,尽占我便宜!你给我等着,等你回来我再和你算账,先挂了!"

"好的,儿子,爸爸也不给你说了,等爸爸回去再找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哼!!!!!"



"姐姐,你这样逗刘芸姐真的好嘛?她会不会生气啊~"

"放心吧,她不会和我生气的~别担心~她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哒,她是我闺蜜自然要相信我的眼光~我的小猴儿这么优秀,配得上我的~"

"姐姐,撒浪嘿~mua~"

所以刘芸这个"儿子"的由来就是这样的~~~


爱情总是失败的,不是败于难成眷属的遗憾,就是败于终成眷属的厌倦。


所以除了海风!!!其他的?我去你妈的爱情~🤨🤨🤨

小言老板~撩的不是头发~是我的❤~这个新发型爱了爱了~小学姐,加个微信吧~😘

双面性

前两天写了一篇文,一个小可爱评论说怀疑我是个撩妹高手,但真相是我把我所有的浪漫都写进我的文章里了,现实中我是个又懒又笨又怂的人,不敢撩也不会撩……所以我还是继续我的注孤生吧~爱情的甜蜜我的cp替我感受就好啦~😄😄😄

你是遥不可及的触手可及

       今年的8.16是吴谨言30岁的生日~和她在一起两年的秦岚是个模范女友,年初的时候就问了她生日礼物想要什么~这个猴精猴精的小猴儿真的很贪心说"春天的风夏天的雨秋天的月冬天的雪~岚岚~我的生日礼物就要这些,如果你能办得到就送我,办不到我就不要礼物啦~你就是最好的礼物~"

"我看你是在为难我猪妹小玉~"

"么么哒,没有啦~我是怕你费心给我选礼物随意说的~你看我们工作那么忙,有时候见一面都是奢侈,哪里还会纠结生日有没有礼物呢~不用啦~"

"我信你个鬼,我会自己看着办的~"

     8.16谨言在北京有生日会~8.15的时候秦岚为了能赶在16号回北京陪谨言过生日,在上海的剧组熬了一个通宵赶进度,总算赶在16号下午的时候回到了北京,她为了给谨言一个惊喜,偷偷回来的没有告诉谨言,只告诉谨言自己因为工作原因必须留在剧组没办法赶回北京了,很抱歉生日不能陪她一起过了~谨言虽然觉得很遗憾,但也深知这行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只能理解~

     秦岚下午回到家睡了一觉,神清气爽~然后和马姐姐串通好了,生日会结束之后就忽悠谨言回家,岚岚算准时间为谨言煮了一碗长寿面~简单而又温馨~一切都搞定了关上灯静待某位年下归来~

      呲~指纹锁转动的声音,谨言回来了,拎着粉丝同事们送的大包小包的礼物进了门,看着一片漆黑的家里,那些礼物连同心里满怀的期待一起跌落在了地上,马姐姐在送她回来的时候说年上可能回来了要给她惊喜,让她赶紧回来看看~结果……是自己想多了。随手打开了灯,然后踢掉鞋子四仰八叉的摊在了沙发上,望着客厅的灯,脑子里过电影似的放映着一个小时前生日会上欢乐的盛况,其实那只是表现给粉丝看的,那些喧闹过后的孤独才是真正属于今天已满30岁的她,记得自己之前说过想做年上那样成熟温暖独立的人,是啊那样一个美好的人怎么今天就不能回来陪自己过个难忘的生日呢~她什么礼物都不想要,只想要她的岚岚回来~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最新的一条还停留在今天0点岚岚发的,因为太忙可能不一定能赶回去陪她过生日,但还是祝她生日快乐的语音~岚岚太忙了,一天都没有空闲的时间和她聊聊天~想着想着竟有些委屈……泪无声的流了下来,"岚岚,我好想你~"发泄式的吼了一嗓子,回应她的只有突然安静的空气,越想越难受,呜呜的就哭了起来~

     岚岚本来是打算逗逗她的,忍了好久都没出去,听到谨言喊的那声想她还挺高兴的,然后一听小哭包呜呜的哭了心立马就疼了,顾不得那么多,奔向那个摊在沙发上伤心的呜呜直哭的小哭包一把搂了起来,吻干了谨言脸上的泪,轻柔的安慰着"对不起不该逗你的,我回来了,知道你想我,所以我不顾一切的都要回来陪你一起过生日~别哭了,好嘛?你知道的你一哭我总会心疼~"

     谨言在巨大的惊喜中渐渐平复了抽泣……回过神来就轻捶岚岚"你回来也不说,害我真以为你回不来越想越委屈就哭了,过生日也要惹我哭,岚岚你坏……唔……"

       论安慰失落女友情绪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一吻封喉啦~果然谨言不哭了,但是脸和耳朵爆红~看着这么可可爱爱的女友岚岚还是没忍住抿了下谨言的耳垂~某位被碰到敏感点的年下又开始软了~~~"好啦,别生气了,我今天有带礼物回来,但是估计你忙活了一晚上都没怎么吃饭,我煮了面你先吃点~吃完了来拆礼物~"谨言乖乖的把一小碗面吃完了~开开心心的准备拆礼物啦~

"年初我问你生日礼物想要什么?你还记得你怎么说的吗?"

"当然记得~春天的风夏天的雨秋天的月冬天的雪~"

"真的是败给你了,让我一顿好想啊,总算琢磨出来了~"秦岚打开了第一个盒子~"这是我去罗马旅行的时候在一家很特别的手工风铃店自己亲手做的~春天的风没有实体,我不能让你看到,只能让它变幻成美妙的音符给你听到了~风铃是最直观能感受到风的礼物了,春天的风还满意吗?"

谨言把电扇拿了过来~试听了下风铃的音色,很美妙很好听~"岚岚,这个捕梦网式的风铃真漂亮,而且声音超级美妙呢~我要把它挂在我的窗前~无时无刻的感受风的气息~我很喜欢~mua~"

"别急啊,下一个就是夏天的雨啦~我也没办法让你看到,更没办法让你去感受,你淋雨着凉发烧了,折磨心疼的还是我,所以我去定制了这把雨伞~愿你在每一场大雨将至的时候,即使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你也有这把能遮风避雨的伞~"

谨言撑开这把伞,伞内一边是延禧攻略里的璎珞搀扶着容音的卡通Q版,前面是一句英文she is my hope.另一边是秦岚拥抱着谨言的Q版,前面是一句英文she is my love.超级唯美好看~"这把伞超级酷炫哎~我好喜欢啊~岚岚~你怎么想到的~我觉得我平时已经很浪漫了,想不到你到关键时刻比我还厉害啊,是在下输了~我投降~"

"就你嘴贫,秋天的月等会给你看,先把冬天的雪送你~这是我去北海道旅行的时候在日本一家手作工坊自己做的雪花项链~里面亮晶晶的是真的北海道的雪~好看吗?我给你带上~"

"超好看~岚岚你老实告诉我你偷偷做了多少东西送我~手有没有受伤~快给我看看~"谨言仔仔细细的盯着岚岚好看的手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确认了没有任何伤痕才放心~疼惜的吻了又吻~

"好啦,我真没受伤~你转过来我给你带上,还剩最后一件礼物了,你到底要不要啦~"

谨言乖乖的转了过去,等岚岚帮她带好项链又转了回来~"好啦~最后一件礼物是什么呢?好期待啊~"

"你先闭上眼睛等一下,我让你睁开再睁开~"

"这么神秘啊,好吧~"过了一会儿谨言感觉被岚岚拉了起来然后走到了卧室~坐在了床上~

"可以啦,睁开眼睛吧"

谨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平时从来不会穿的如此暴露又性感的岚岚,一件很轻薄的睡衣,颈脖处是一个特别好看的蝴蝶结~岚岚很羞涩的说"秋天的月我真的想了很久也想不出送你什么好~但是我知道我被很多人喻为白月光~所以我把这枚秋天的月送你了~你要好好的珍而重之~现在你可以拆这最后一件礼物了~"

谨言倒吸了一口气~激动的冲向洗手间,一边跑一边说"等我下,我马上就好"3分钟后她回来了~扑倒了岚岚,压在她身上说"不许反悔哦,今天你是我的礼物,我要拆啦~"岚岚脸红的点了点头~谨言刚认真洗完微凉的手指解开了岚岚颈脖处的蝴蝶结,睡衣就这样散开了~某位一直想反攻却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年下终于难得一次的成功了(切,还不是岚总让你的~),缠着她的岚岚一次又一次,乐此不疲~

     不知不觉已经是17日的凌晨了,岚岚还得赶回上海参加活动,没睡多一会儿的她不得不起身走了~虽然身上被某个没有节制的年下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印记~腰也异常酸痛,但看着她似孩童般天真的睡颜还是觉得很幸福~忍不住扬起了嘴角,在她的额头、脸颊和唇上印上了一个又一个的香吻~看了下时间确实不能耽误了~拿出了昨天就应该给谨言的贺卡放在她的枕边,轻轻的出了门~

       谨言醒来的时候知道岚岚已经走了,她打开贺卡,上面是岚岚清秀的字迹"你想要的春天的风、夏天的雨、秋天的月、冬天的雪都赶来庆贺你的三十而立了~生日快乐~我亲爱的小猴儿~对于很多人来说我是她们的遥不可及~可对于你,我只愿自己是你的触手可及~山河远阔,日落朝夕,往后余生,有你足矣~我爱你~比永远更远,比地久更久,比天长更长~ 你的岚岚"

你们是遥不可及的触手可及~我爱你们~

一周年了,富察容音~你还好吗?😔😔😔

哈哈哈,今天七夕节好想送小五哥一个礼物~真的和她很搭~节日快乐啦~~~🤪🤪🤪

请记住我(二)

秦岚×吴谨言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

 

你真的把我忘记了吗?

 

【遗忘】

 

“我们回去吧。”吴谨言转过头对秦岚说道。

秦岚点了点头,两个人便朝着自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以后,吴谨言从客厅茶几的底层拿出了两包红糖姜茶,随后走进了厨房,等待着水开。

轰隆轰隆的烧水声覆盖了整个房间,吴谨言就一直等在电热壶旁。她已经将两包姜茶粉分别倒入了二人的杯子之中,杯子是情侣的,吴谨言将它们摆放好,拼凑出了一个爱心的形状。

或许是因为太过专注,她并没有注意到秦岚在客厅一直在接听电话。

“嗯,我知道,就按你说的办。”秦岚挂了电话,皱了皱眉,望了望窗外的景色又转过身看了看屋内的人。

水开了,吴谨言在杯中倒入了适量的热水。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客厅内。并且,将其中一杯放到了秦岚的眼前。

“喝一点吧。”

“嗯。”

秦岚轻声的点头应答,拿起了杯子,吹了吹喝下了第一口。

吴谨言见状,也开始喝起了杯中的姜茶。

两个人似乎很有默契的,在同一时间喝下了最后一口,将杯子同时的放到茶几上。

“谨言。”秦岚开了口,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说下面的事。

“嗯?怎么了,岚岚?”吴谨言此刻正卧在她的怀里,她用大大的眼睛从下仰望着秦岚那张温柔的面庞。

“刚刚军平给我打了电话,我明天开始就要工作了。”秦岚娓娓道来,她低下头注视着那个人的眼睛,用手扶着她的脸。

“嗯,你是该工作了,已经耽误你很久了。”吴谨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其实她知道,秦岚为了她已经推掉了很多的工作。

“你…”

“我没事,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马姐姐前几天也联系了我,她也准备给我安排新工作呢。”吴谨言率先打断了秦岚的话,语气之中似乎还略微带着多少的兴奋。

“那你照顾好自己,有什么记得联系我。不许再和他们一起瞒着我了!”秦岚用手指轻轻地点了点那人的眉心,警告了一下她。

“是是是,我再也不敢瞒着你了!”吴谨言伸手握住了秦岚的那只手,然后回答着。

傍晚,两个人洗漱完毕之后,又一次窝在了沙发上。

“岚岚,要不要看电影?”

“好啊,看什么?”

“《寻梦环游记》。”

说着,吴谨言就将手机的画面投屏到了电视上。两个人一起窝在沙发上,相互依偎着看着电影。

看到最后,吴谨言像个小孩子一样哭个不停。

“岚岚,你说,你会不会有一天忘了我?”吴谨言用她那红红的眼睛看着秦岚,认真的问道。

“不会的。”秦岚摸了摸她的头,柔声回答道。

深夜的月光透过窗帘照进了客厅,电视机上的画面停留在电影的结尾。

屋内的两个人却吻在了一起,一个安心的吻以后,秦岚才开了口问道,“那你会不会忘了我?”

“不会!”吴谨言摇着头告诉秦岚她的答案,随手将电视关上了。

“回去吧。”

“好。”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卧室,本以为这个夜晚就安静的过去了,可却又是发生了一场天翻地覆。

次日清晨,秦岚因为工作的原因早早地起了床。她转过头,在吴谨言的额头上落下了深情的一吻后,就去洗漱准备早餐了。

等到吴谨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了看四周,心情些许失落。她知道,秦岚去工作了。

“我慢慢地听雪落下的声音…”

吴谨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秦岚的。

“喂,岚岚。”

“醒了?”

“嗯…”

“早餐在厨房,今天晚上我要晚点回去。中午我会让安排人给你送饭的,好好休息。”

说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秦岚忍不住的嘴角上扬。

“岚姐,打个电话都笑得这么开心啊!”一旁的助理捕捉到了这一幕,打趣的说着。

“挂了啊,等我回家。”

秦岚按下了挂断键,转过头白了一眼助理。

“好啦,下一个活动是什么?”

“我看看,是访谈。”

“好,走吧。”

秦岚想着昨晚的情景就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岚姐,你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一旁的助理有些好奇,没有忍住一颗八卦的心,询问着。

“秘密。”秦岚转过头,对着助理笑了笑。

而此刻在家的吴谨言,才刚刚回过神来。一阵阵酸痛忍得她十分难受,就在她低头的一瞬间,她用最大的分贝喊了一句,“秦岚,你这个混蛋!”

原来,自己的胸前密密麻麻的被种满了草莓。怪不得她浑身这么痛,原来是因为这个女人!

吴谨言洗漱以后来到了厨房,果然,早餐被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旁边有一个纸条,上面清秀的笔迹写着,“记得吃早餐!”后面还画了一颗爱心。她笑了笑,将早餐稍微热了一下,坐在餐桌前吃完了。

原来没有秦岚的时间是这么无聊,吴谨言不禁内心感慨着。她来到了书房,拿起了那本没有看完的书,继续看着。

“叮咚。”

吴谨言听到了门铃声后,便放下了书,来到了大门前。她透过猫眼看了一下来人,随即才开了门。

“谨言,这是岚姐托我带来的午饭。”马姝洁的手中提着一个保温桶,站在门口对她说着。

“啊,辛苦你了,马姐姐。来,换双鞋吧。”

就在吴谨言低身去鞋柜拿拖鞋的那一刻,她应声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马姝洁见状,立刻把保温桶放到了一旁。将吴谨言搂进了怀中,掏出手机打了120。

四十分钟后,吴谨言被送进了中心医院。

“病人意识不清,准备肾上腺素一毫克静推。”

急诊室的主治医生在检查了一番后,发现吴谨言的意识处于昏迷状态,向着一旁的护士下达了指令。

“肾上腺素一毫克静推。”

护士重复了一遍后,便将药剂推入了输液管中。

“病人有什么既往病史吗?”

“有,三个月前她出了车祸!”

“在哪家医院就的诊?”

“人民医院!”

“还有什么别的吗?”

“还有…啊,对了!医生!当时人民医院的医生说在她的左脑里有一个淤血块!”

在经过简单的询问后,医生给吴谨言安排了头部CT。

十分钟以后,医生将马姝洁叫到了办公室。

“怎么样,医生?”

“情况不是很好,她脑部的淤血块进行了移位。此次昏厥应该是因为这个淤血块压迫到了神经。”

“那,那有什么方法吗?”

“现在只能尝试介入药物,看看淤血块能不能被分解,之后被自行吸收。”

“好,好的。”

就这样,医生下了医嘱。并且,在当天晚上的时候,吴谨言醒了过来。

“你可算是醒了!”

“马姐姐?”

“你可真是吓死我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嗯…有些头疼。”

吴谨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感觉这一次的头痛要厉害很多。

“你等一等,我去叫医生。”

马姝洁叫来了医生,医生给吴谨言又大致检查了一下,对着她点了点头。

医生走了以后,吴谨言忍不住的问了她,“马姐姐,我是怎么了?”

“你…”马姝洁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该不该将实情告诉她。

“嗯?”吴谨言用充满疑惑的表情望着她,想要知道答案。

“谨言,你听我说,你不要激动。”

想来想去,马姝洁还是决定告诉她。吴谨言一听自家经纪人的语气,就知道,事情肯定不会太简单。

“嗯,你说吧。”

“你还记得你三个月前的那场车祸吗?”

“记得,不过不是已经恢复好了吗?”

“医生说,在你的左脑里有一个淤血块…但是当时医生说,这个淤血块因为周围神经的问题,不方便做手术。想看一看你后期能不能自行吸收…可是…刚刚这里的医生告诉我,你脑中的血块移位了,这一次的昏厥就是因为它引起的…”

“那…我…”

“医生已经给你介入药物治疗了,他想看一看能不能通过药物把血块分解开,让你的体内再自行吸收…”

马姝洁说完情况,看了看目光呆滞的吴谨言,不免叹了一口气。

“马姐姐,我想回家。”

沉默了几分钟以后,吴谨言才开了口。她现在的心情很乱,她只想回家,想和她在一起。

“可是你还没有输完液。”

“我现在就想回家。”

吴谨言的语气很坚决,马姝洁见到她这个样子,又是觉得十分头痛,可还是转身去找了医生。

“我和医生说过了,明天接着过来输液。”

“好,麻烦你了。”

护士走了过来,把针拔掉,又把病历整理好交代了吴谨言的手中。

出了门,两个人打了车。马姝洁把吴谨言送到了小区门口就离开了,准确的说,是被轰走的。

吴谨言望着无边的黑夜,脚下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的迈不开步伐。

就这样过了十分钟,她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屋子里漆黑一片,她伸手将客厅的灯打开。脱下鞋子,在一旁换好了拖鞋,又收拾了今天中午剩下的残局。

把一切收拾好了以后,吴谨言径直走进去了浴室。

“真温暖啊。”

花洒的热水冲击着自己身体的每一寸皮肤,二十分钟以后,她穿着浴袍走了出来。

随后,独自一人坐到了客厅的窗户旁,窗户是落地窗。外面的景色可以看得格外清楚,吴谨言便不自觉的入了神。

“咔哒。”

似乎是钥匙与锁孔接触的声音,吴谨言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她一个激灵的来到了门口,果不其然,秦岚风尘仆仆的进了家门。

“姐姐。”

吴谨言一下子就抱住了秦岚,也顾不得她身上充斥的寒冷。她只有这样,才能觉得心安。

“谨言,我身上太凉了,你这样会感冒的。”

秦岚一边说着,一边把吴谨言抱住自己的手拿了下去。

“哦。”

吴谨言耷拉下了脑袋,轻轻地回声道。

“等一会再抱。”

秦岚看出了眼前人的失落,她在她的耳边落下了一句话。随之,便用最快的速度换好鞋,冲进了浴室。

半个小时后,秦岚也穿着浴袍出现在了客厅。不过她扫视了一圈,发现那个小丫头并不在这里。于是,她便悄然地进了卧室。

“姐姐,我给你泡了姜茶,你喝一点吧。”

吴谨言指了指床头柜上的杯子,徐徐的白气在空中中隐约而见,却又立刻飘散开来。

秦岚端起了杯子,温暖的液体从她的咽喉滑过,最终进入了胃部,这让她感觉浑身的寒冷消散掉了一大半。喝过之后,她把杯子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又去刷了一个牙,这才躺到了吴谨言的身旁。

“怎么啦,不开心吗?”

“没有,就是想你了。”

吴谨言凑到了秦岚的身前,用大大的眼睛看着她,仿佛是想把她装入自己的大脑里一般。

“乖,等我忙过这一阵,我们就去巴黎。”

“嗯,我也会努力的。”

“我也会努力的,配合医生的治疗。”这是吴谨言自己在心里说的话。

“睡觉吧。”

秦岚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她明天还有一组拍摄,需要早一点到才可以。

“晚安,姐姐。”

“晚安,小猴。”

两个人道完了晚安,相拥而眠。

犹豫工作一天的疲累,秦岚很快就进入了梦想。然而,吴谨言则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就看着秦岚熟睡的脸庞,一动不动地看着。

不知看了多久,吴谨言才有了些许困意,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翌日清晨,吴谨言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向了自己的一旁。她发现秦岚还在睡着,于是她拿起了手机看了看时间。

“六点。”吴谨言喃喃了一句,她悄悄地起了身,走向了厨房。

清晨七点的闹钟,把秦岚从睡梦中叫了起来。她睁开眼睛,把闹钟关掉,却发现自己的另一侧空无一人。正当她呆滞的时候,她便闻到了外面传来的饭菜香。

秦岚会心一笑,起身走向了卫生间去洗漱。等她洗漱收拾好了以后,她走到了厨房门口,看着那个女孩在厨房里忙忙碌碌。

“谨言。”

“嗯?你醒啦,岚岚,可以吃早餐了哦。”

吴谨言端起了餐盘,走向了餐桌。

“嗯,今天的早餐很丰盛啊。”

秦岚接过了吴谨言手中的餐盘,帮着她一起把早餐端了过来。

吐司,蓝莓酱,草莓酱,煎蛋,燕麦牛奶粥,以及餐后的水果一应俱全。

三十分钟后,秦岚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喂,嗯,好,我马上就下来。”

“是军平姐吗?”

“嗯,她在小区门口等我呢,那我去工作了,谨言。”

“路上小心,我等你回来。”

“好,等我哦。”

吴谨言把秦岚送到了门口,临行之际她将秦岚的围脖又好好的整理一下,这才肯放她离开。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什么?”

“就是,这个。”

话音刚落,秦岚就凑到那人的面前,在她的脸颊亲了一下。

“好啦,小猴,我走啦。”

说着,电梯就到了,秦岚冲着吴谨言摆了摆手,就走进了电梯。

吴谨言看着电梯数字逐渐由大变小,立刻把门关好,冲到了客厅的落地窗旁,看着秦岚的身影越变越小。

“岚岚,我等你回来哦。”吴谨言自言自语着。

上午九点,马姝洁准时来到了小区门口,她要接着吴谨言继续去医院输液。

到了医院,挂好号了之后,吴谨言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液体一滴滴地滴下。

“马姐姐。”

“嗯?”

“我一定会好的,对吗?”

“谨言,你放心吧,全力配合治疗就好。”

“嗯,我会听话的。”

就这样持续了整整一周,秦岚每日早出晚归,吴谨言则是在秦岚出门与回家之前就在医院结束了这一天的输液治疗。

“接下来,你只要按时服用药物就可以了。一日两次,要连续半个月,以作为巩固。”

“谢谢医生!”

吴谨言向她的主治医生鞠了一躬,拿着药回到了家。

进了家门的第一件事,她确认秦岚没有回来后,便把药藏了起来。她不能够让她发现自己在吃药,绝对不能。

也正是结束治疗的三天后,吴谨言接到了马姝洁的电话,她要复工了。

当天晚上,吴谨言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只等着秦岚回家。

“咔哒。”

“姐姐,你回来了!”

吴谨言奔到了门口,接过了秦岚手中的东西。

“嗯,好香呀,你做什么啦?”

秦岚进门将门关好后就闻到了一股特别的香味,连忙问吴谨言。

“自制火锅。”吴谨言笑嘻嘻的回答着。

“真的吗!”

听到“火锅”两个字,秦岚的双眼直放光,她用最快的速度换了鞋并且把衣服换成了家居服。洗好了手,帮着吴谨言把菜都放在了桌子上,坐在了她的对面,望着锅子傻笑。

“姐姐,明天开始我也要复工了。”

吴谨言把从冰箱里冰好的可乐拿了出来,放在秦岚的面前说着。

“要工作多久?”

“最少也要三个月吧,之前落下的工作太多了。”

“你吃得消吗?你别忘了,你是才刚刚恢复好。”

“没问题的,姐姐你放心吧。”说着,吴谨言就将涮好的青菜放到了秦岚面前的小碗中。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心满意足的享受完了这顿丰盛的火锅晚餐。

“谨言。”

“嗯?”

“等你忙完了,我们就去巴黎吧。”

“好。”

之后,便是一片寂静。

黑夜的月光散落在卧室之中,隐约而见的是两个人相拥在一起的姿态。

清晨的阳光取代了黑夜的月光,吴谨言又是按照往常一般准备好了早餐。

二人吃过早餐之后,一前一后的出了家门。

拍摄现场,秦岚的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化妆师想了很多办法都没能够让它停止跳动。

“岚姐,你的右眼皮今天什么情况。”

“我也不清楚,要不我闭会眼睛试一下?拍摄先推迟一会可以吗?”

‘好,我去和他们说一下。’

秦岚闭上眼,靠在了椅背之上,可是她的眼皮却还是跳个不停。

拍摄现场,吴谨言换好了服装,等待着摄影师的下一个指令。

“好,对,就是这样,非常好。”

拍摄进行的很顺利,比预期要提早了十分钟结束。

结束之后,众人开始吃了午餐。马姝洁拿着饭盒来到吴谨言的身旁,说道:“这是你家那位让我给你准备的,你要好好吃饭。”

“谢谢马姐姐。”

吴谨言接过了饭盒,和马姝洁坐到了一旁,开始享用午餐。

午休一共是一个半小时,用过午餐后,马姝洁把药递到了吴谨言的手中。

“谢谢。”

吴谨言接过药和清水,用最快的速度喝了下去。

之后,吴谨言躺在躺椅上,刷着微博。

“叮咚。”

手机提示她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吴谨言点开微信,发现发来消息的人是秦岚。

就在她点开消息的那一刻,她忽然觉得周围的世界很陌生。她握着手机,有一丝惶恐的看着周围的事物,她好像不记得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也好像不认识周围的一切。

“谨言,谨言?谨言!”

吴谨言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回过头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她。

“你还好吗?”

“啊…我?我还好。”

吴谨言面对这个女人的发问,磕磕巴巴地回答着。

“那就好,我看你好像有些奇怪,没事就好,你接着休息吧。”

女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后离开了,留下吴谨言独自一人在原地凌乱。

“那个女人是谁?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为什么会在这?”

一肚子的疑问呼之欲出,可也就在此时,她的头部传来了一阵剧痛,让她没有精力再去思考那些问题。

疼痛大约维持了两分钟左右,等到疼痛感消失之后,吴谨言似乎是恢复了记忆。

就这样,她从马姝洁那里要来了一杯水,慢慢地饮下。过了一会儿,休息的时间到了,她又开始了新一组的拍摄任务。

终于,当时钟的指针指向6的时候,吴谨言结束了今天的工作。

“谢谢你们。”

吴谨言对着在场的工作人员以及摄影师鞠躬道谢,随后,经纪人将她送回了小区门口。

“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接你。”

“好的,明天见,马姐姐。”

和马姝洁道别以后,吴谨言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礼品袋,笑了笑,准备回家。

然而,就在她要迈出步的那一秒,她好像又忘记了。她忘记了该往哪里走,忘记了自己的家是在几号楼。

吴谨言呆滞在原地,她努力的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下午六点半,秦岚应该还没有回来,她要在秦岚回来前回到家里。

于是,她打开自己的网购软件,根据上面的地址,找到了自己的家。

“咔哒。”

钥匙与锁孔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吴谨言握着门把手打开了门。

屋子里,一片漆黑,她找到了灯的开关,按了下去。

一瞬间,屋子被暖白色的灯光所覆盖,吴谨言这才放下了心。她换好了鞋子,将礼品袋放到了卧室。

她回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外面的景色。

不知道愣了多久,门被另一个人打开了,是秦岚回来了。

“姐姐,你回来啦。”

“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刚刚,我肚子好饿哦。”

“等一会哦,我去做饭。”

秦岚换好了家居服,带上了围裙,走进了厨房。

十五分钟后,她端出了两碗面。

“好啦,来吃吧。”

“嗯!”

吴谨言走过去,坐在了对面。

“哇,真好吃!”

“慢点吃,你看看你,都吃到哪里去了。”

秦岚忍不住的笑了笑,她伸出手将吴谨言嘴边的酱汁涂抹点,又吸吮了一下手指。

“姐姐,你也吃吧。”

吴谨言不禁红了下脸,她笑嘻嘻地看着秦岚,催着她赶紧吃饭。

晚上十点,两个人分别从浴室走了出来。

“怎么又看起来了?”

“嘿嘿,因为这是我们合作的第一部剧呀。”

电视上,刚好播出的是《延禧攻略》的片段,恰巧是皇后给璎珞拭泪的片段。

“以后还会有的。”

“嗯!”

秦岚笑着将她搂进了怀里,陪着她一起又看起了这部电视剧。

晚上十一点半,两个人有了困意。关了电视,她们回到了卧室之中。

“晚安,谨言。”

“晚安,岚岚。”

夜幕之中,屋子里一片黑暗且寂静。

或许秦岚都没有注意到,在互道晚安之后,吴谨言的眼角流下了泪水。

“还会有以后吗?”吴谨言看着秦岚,在心底暗自发问。

由于季节的缘故,天逐渐亮得晚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吴谨言比秦岚先睁开了眼。又一次,她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包括,身旁的这个女人。

秦岚随即也醒了过来,她发现旁边的人比她先醒了一步,像着往常一样,说了一句,“谨言,早啊。”

可随之而来的那句话,让秦岚慌了神。

“你是谁?”吴谨言看着秦岚的脸,一字一句的认真问道。

本还有些困意的秦岚瞬间被这句话惊醒,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吴谨言。她以为她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可是,经过一番观察下来,她确实看到了那个人眼中的陌生。